追蹤
陳秋白的台語文學佮翻譯......
關於部落格
一排一排熠熠的水花若目屎

 對畫布頂面滾落來……




 彼是歡喜欲靠岸的湧嗎?
  • 2232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庫德族─秋曼‧哈笛的歌詩

秋曼哈笛佇in他們歸家口逃亡去伊朗進前chìn-chêng之前,出生佇伊拉克的南庫德斯坦。伊i一直等到五歲才轉去故鄉,也佇故鄉蹛到tòa-kàu住到十四歲。當1988年伊拉克政府用化學武器攻擊庫德族的時陣,尹歸家口又閣iū-koh又再逃亡去伊朗。後來,秋曼哈笛佇去英國進前,伊一直攏佇伊拉克,伊朗和土耳其走動。
1993年,秋曼跟隨伊序大人sī-tōa-lâng父母去英國,而且佇牛津的皇后學院學習哲學kap:和、跟)心理學,也得著倫敦大學的哲學碩士學位。後來伊用〈在文化衝突間庫德族女性難民的心理健康〉做研究的題目,閣進一步提著the̍h-tioh拿到坎特伯雷肯特大學的博士學位。

秋曼伊bat出過三本用庫德語寫的詩集:《無記憶的返航─Return with No Memory》〈丹麥,1996年〉,《陰影的光─Light of the Shadows》〈瑞典,1998年〉及《詩選─Selected Poems》〈庫德斯坦,2003年〉。伊佇2004年,:把)頭一本用英文寫的詩集《阮的生活─Life For Us》交予Bloodaxe來出版。

秋曼佇2002年時,互人͘-lâng被人提名得著藝術基金會的獎學金,也佇2003年時,得著Jerwood-Arvon青年詩人見習獎。而且伊也接受South Bank and Apples and Snakes的委任去參加2002年的國際詩節活動。

秋曼伊捌共bat-kā曾跟英國文化協會(英國,比利時,捷克共和國佮印度)佮其它的組織鬥相共tàu-saⁿ-kāng協助成立寫作講習會。伊亦是一位藝術家,而且對英國佮跨歐洲的聯合展覽奉獻誠大的心力。

秋曼伊是"流亡作家的墨水〈Exiled Writers Ink"這個組織的會長,這是一個使用英語佮其它語言的流亡作家的組織。這個組織主要欲做的是,予無法度佇英國主流媒體出現的作家有發聲的機會。

秋曼伊老爸阿瑪德哈笛嘛蹛佇倫敦,伊是一位互人誠尊敬閣真出名的庫德語詩人。秋曼想起較早講:詩是ùi阮阿爸開始的,伊迭迭tiāⁿ-tiāⁿ常常佇憤怒,悲傷佮歡喜的時陣吟的詩,影響我誠深。



我的國家

逐日共伊佇手捾袋仔內底,
佇有印著萬人堆,吊死的頭人
佮予化學武器殘害的囝仔的
種族大屠殺的相片的冊內底。

共伊佇予人剷平的庄頭,
紅毛土坉平的水井,污染的土地,
佮四界攏是癌症,落胎,袂生的記憶內底

唱著的國家因為人攏激恬恬
記得的國家因為伊慢慢
互逐家放袂記

註:
1. 
逐日:ta̍k-ji̍t:每日)
2.  khǹg:放)
3.  手捾袋chhiú-kōaⁿ-tē:手提袋)
4.  萬人堆bān-jîn-tui:萬人塚)
5.  thâu-lâng:領導者)
6.  坉平thūn-pêⁿ:填平)
7.  激恬恬kek-tiām-tiām:保持沈默)



佇邊界

"這是你佇這個國家尾的檢查站!"
阮手內一罐涼水。

免偌久,每一項物件啖起來攏會無相仝。


阮腳底連續過去的土地,

予一條粗鐵鍊分雙爿。


阮小妹騎佇鐵鍊仔頂。
"看遮",伊共阮講,
"
我的正腳佇這個國家

倒腳佇另外一個國家"

邊界的兵仔喝伊走。


阮阿母共講:咱欲轉去啊。

伊講故鄉的路較清潔,

景緻較

人較有人情味。


幾十家口企沃雨等候。

"
我有嗍著厝的味",有人講。
阮的母親攏哭。彼時五歲大,
企佇檢查站的邊仔,
比較兩邊的無仝。


秋天的土地向另外一邊連續落去,

仝款的色緻,相仝的紋理。

雨落佇鐵鍊的兩爿。


阮等候文件審查的時陣,

阮的面貌予人詳細檢查過。

紲落尹徙開鍊予逐個通過。

一個查埔跪唚爛漿漿的鄉土。

仝款的山脈包圍著阮。

註:
1. 
siāng-bóe:最後)
2.  la̍k:抓)
3.  免偌久bián-lōa-kú:不用多久)
4.  tam:嚐)
5.  雙爿siang-pêng:兩邊)
6.  chia:這裡)
7.  súi:美麗)
8.  khiā:站)
9.  沃雨ak-hō͘:淋雨)
10. suh:吸)
11. 紲落sòa-lo̍h:接著)
12. 徙開sóa-khui:移開)
13. chim:親吻)



阮的祖國

這是乾燥的土地!
無青翠的春天夏天的雨水。
山脈,你有看著無?
一寡是沙土,
一寡的頂面像粗耙耙的石岩。

想佇淺綠的影頂
有幾跡深綠
是春雨形成。

是啊,甚至舊年
溫泉攏乾涸涸
彼時佇阮住的所在雨攏落無停
一寡人講叫阮
共雨用電子批寄予尹

這是乾燥的土地!
種仔佇遮真厄生存
欲佇喙乾的四季生存落來
愛閣較大的決心。

像這塊土地的人民
種仔只是互土地青翠,
尹想欲看的是光明。

註:
1. 
粗耙耙chho͘-pê-pê:粗糙)
2.  喙乾chhùi-ta:口渴)



三種時刻

之一  掃雪

你佇
平厝頂面掃雪
你用塑膠戕仔
共雪戕去厝頂邊
墜落來的雪
共花園淹佇湧內底

了後你按厝頂落來
阿母予你一領烘燒的衫
欲溫暖你的雙手
毋通共你的手伸去烘火,
伊講,按呢你的手會疼。
欲泡一杯茶予你

較晚有囝仔誠好
阿爸毋捌互雪來困擾
毋過阿母厚操煩
即滿猶原共款
無外久你嘛離開
剩阮看著咱的爸母頭毛喙鬚白

註:
1. 
戕仔chhiâng-á:鏟子)
2.  lim


之二  日出

阮赤腳踏著青埔的露水
鳥隻拄好起來唱歌
啁啁叫著阮阿爸講過
彼個仝款的日頭起床
你會記得
阮想伊透早出門
走去山頂
嗍著猶閣愛睏的曙光
感覺著希望,強壯,歡喜。

阮佇遮,行向
你講手偌伸出傷久
著會堅凍的春天。

阮毋知青翠是毋是會閣共阮吞落去!
你知影遐有一條溝仔
漂浮的水田芥真蓊
毋過你無講等阮落去
即佇遐笑
你講,這是另外一個會當講予恁囝聽的故事
毋過阮無歡喜。幾工後
阮腳頂的皮膚著變到粗耙耙兼褪皮。

春天像你講的赫冷
冷到叫阮的手伸轉來。
阮摸著土腳頂透光的石卵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