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陳秋白的台語文學佮翻譯......
關於部落格
一排一排熠熠的水花若目屎

 對畫布頂面滾落來……




 彼是歡喜欲靠岸的湧嗎?
  • 2232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當詩從她熟睡的島嶼中甦醒

     當詩從她熟睡的島嶼中甦醒,環島旅行深情注目這個島嶼的 季寒 無疑是第一個發現者。湍湍的溪流有詩,森林密織的陰影有詩,夜鷹炯亮骨碌的眼瞳中有詩,善舞耀亮彎刀的族群有詩,自迷霧森林折回的鳥鳴更有詩,整個在曙光開啟時醒來的島嶼都有詩啊!

    在呼嘯的野風裏,在濡溼的火影中,發現詩的 季寒 呼吸著純粹透明的空氣,細膩沉靜的寫道:

    我隨著風的高度上升

    踏過無數秋天闊葉的陰鬱之臉

    拾取沿途的楓,而畢竟,

    我的雙足終陷於雪的糾纏與獸的鼻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綠之海)

    涉過激晃的河,梭遊於亙古的地質岩穴,發現詩的 季寒 獨蹲寂寞的遠處,凝睇著:

    盈躍而起的魚體

    玫瑰般鮮嫰多汁的陽光輕觸其背,

    而揭露下身的孩童們

    向舞躍著白茅的沙洲飛去

    用昆蟲的言語交談

    河的體內溶解,繁殖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河的發現)

    乍讀 季寒 的詩,會驚豔於他的語言聲音節奏多麼純粹而又充滿詩意之美,不禁會聯想起楊牧,還有十九世紀英國詩人華瑞華斯,自然主義的色彩濃郁且清幽雅麗。再讀 季寒 的詩,語言不是他的刻意經營,意象不是他的費心安排,語言與意象的優美,是這個美麗島嶼滋養他感動他,使他在筆端自然流露。但這似乎不是他寫詩的目的,熱愛這個島嶼,深刻吸收原住民文化、傳說,以及充滿象徵意味的部落圖騰, 季寒 找到了島嶼的根和它的原貌,充分瞭解真相是什麼,他不想只當美麗的過客。首度,他以原住民的雙瞳來凝視這個生於斯長於斯的島嶼,如何在殖民文化的滲透下,巨蛇之族裔,石之子孫在最後一處受辱的村落,告別世襲的圖騰。

     季寒 展現了他真摯的人文關懷:

    而在濡溼的火影中,我還聽見

    一隻黑色顫抖的烏鶖

    沿著緩緩驅動的河流放精靈的歌聲

    並且努力叫喚著一個部族的名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霧夜的廣場)

    部族的名字逐漸消失在霧中,只有三十萬人口的台灣原住民,充其量僅是弱勢被遺忘的一群,於是 季寒 在沉靜中省思,溫情的批判:

    那搜括的凌暴殖民主義者,

    都已遺忘了筆,

    而我們的立場仍虛弱如蛇的行徑,

    愚騃,虛幻

    如古代的船艦,

    誤觸一頭咯笑的鯨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綠之海)

    季寒 更進一步描繪搜括的凌暴殖民主義者的醜惡行徑,沉重的寫道:

    而殘暴國王的囉嘍們則承襲著

    污血精液,掠奪我們的

    女子,穗與蔗桿

    如牲畜般販賣我們的男人

    刮走祖先的姓氏

    搜走我們的嘴巴最後

    一列火車載走我們的青春

    遣回我們高掛準星上的頭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綠之海)

    並不是沒有憤懣的,絕非逆來順受的做個順民,原住民尊嚴和勇敢的抗拒著:

    我們將和眾多受辱的同伴攜手

    在眾星躬逢的祭典中

    從焚燒的墳堆走出,並且

    摘下眼睛

    齊力拋向藏匿在偽善面具下的臉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綠之海)

     季寒 優美如自然主義的詩句,彷彿遊歷於島嶼狀闊的山脈叢林,有秋天因一棵槭的哀鳴而復活,聽夜樹的精靈在子夜放歌,宛若置身神秘莫測的霧林,那對蛇靈般火翅的眼睛,緩緩從原住民的圖騰中走來,而一隻飛螢穿越晃動的枝椏,乘著微風消失於藍的夜空,有美麗的詩情緩緩自心底騰起,全身竄流。嗬!就是洶湧奔放的春泉啊!

     季寒 單純而龐大的史詩,不忘慨嘆彎刀失去善舞的族群,族群失去村落,村落失去藏匿的森林,而森林完全失去了眾葉的臉譜,剩下了什麼?這個曾經美麗的島嶼,聆聽著歷史的聲音,搖盪於時間馳行的軌道,不禁也有 季寒 式的濛濛衣姿。

 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