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陳秋白的台語文學佮翻譯......
關於部落格
一排一排熠熠的水花若目屎

 對畫布頂面滾落來……




 彼是歡喜欲靠岸的湧嗎?
  • 2232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寬容面對學術異議者!


 

以下末尾,是我針對德本兄書寫〈歷史鐵證不容逃避!——我為何抗議余光中〉一文所作的回響,不過這樣的回響卻在以江林信為名發表的斯文與學術之必要〉後逕遭粗暴刪除。如此舉措,使我深感選擇性且毋須接受質疑的學術論述或文章,恐傷害了以「台灣文學」為名的論述田地。

文字可以是利刃,也可以是拂柳的微風,而任何虛假的修辭文體,也都有它受感動的讀者,但真實秉持正義與公理的文人,怕不是以文字為器,而是以良知與無華的心。

我確切知道,曾經有過的夢竟被粗暴的語言毀掉兩次,一次是中國的,一次是本土的。
以上,
陳芳明 先生於文章中如此夾敘,不正是以粗暴的語言回敬中國的和本土的嗎?而究竟誰是中國的,誰又是本土的?這中國的、本土的,是集合詞或是其它指控呢?

我期許著在撰寫以「台灣文學」為名的論述時,請選用可以被清楚閱讀的字彙,避開迷惑的修辭和語詞。同時,能夠面對任何異議的質疑,充分討論。這才是學術坦蕩的正途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今早,赫然在台灣文學部落裡看見張德本兄的貼文,雖德本兄所提之事件已歷數十年,但讀後心頭仍不免悽然。而對於現今企圖使用母語書寫的人來說,我想,把母語書寫的志業形容是上戰場,亦不為過吧。

鄉土文學論戰的硝火是否已熄?而台灣文學的定義及範疇何在?台灣文學的研究者到底腦子和心靈是承續著甚麼來做研究?我讀政大研究生的論文〈戰後初期魯迅在台灣的傳播(1945-1949),上頭寫著「本文欲探討一九四五年台灣脫離日本帝國殖民,至一九四九年國民政府撥遷來台的這段時期中」的字句
http://140.119.61.161/blog/forum_detail.php?id=1573。甚麼意思叫「撥遷」〈原寫播為筆誤〉?這不是過去戒嚴時代裡,在我的耳朵周圍不斷嗡鳴的的字眼嗎?

陳芳明先生認為以台灣為名的文學研究所既已設立,本土與主體就已經存在
(
http://140.119.61.161/blog/forum_detail.php?id=1563)。我懷疑這種說法是根據甚麼來的?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