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陳秋白的台語文學佮翻譯......
關於部落格
一排一排熠熠的水花若目屎

 對畫布頂面滾落來……




 彼是歡喜欲靠岸的湧嗎?
  • 2232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荒謬是一種真理?


荒謬是一種真理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經過好長一段白色恐怖的時期
          
無法靠近的海邊
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終於來到
         
如失去的東西再度出現
           
把這喜悅藏在心靈深處
          
將挫折和絕望拋在腦後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錦連〈有木麻黃的海濱〉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經常可以見到年已八旬的錦
先生發表詩作,這使我體識年齡並未綑綁錦 先生龐大的詩人心靈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經常被他詩中的歷史感刺痛。即使,在這片土地解嚴二十年後的今天,我仍然聽到詩人屢屢敘說,戒嚴白色恐怖時期這島嶼上隱藏種種不為人知的不幸災難和傷痕。常人以為時間是療傷的止痛劑,果真如此嗎?當記錄不公不義的文學作品能形成歷史流傳下去時,時間祇是傳遞的手,一如風之作用於蒲公英,終會落土深根,儘管我們的文壇此刻正流傳大量疏離歷史記憶的作品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腦海,總不免間歇性的閃現二十年前戒嚴時期的林林總總。青少年和青年時期是人生知識汲取及人格思想塑造的重要階段,在這階段,我的中國意識抵抗著來自父母的臺灣意識。而真正引領我完全走出這層迷障的,卻是在一次結束美國商務行程,由舊金山出境返台的時候。當時,我告知航班櫃台行李託運的最終國是
ROC,不過航班櫃台上的女士很慎重詢問我是不是要把行李掛往China,當我回答說不是時,她便拿筆在紙上寫著大大的Taiwan字樣,同時再度向我確認是不是Taiwan,我回答:是。在航機的盥洗室裡,我看著鏡中的自己,回憶機場那一幕時,因全然認同而心生喜悅的淚水不自覺地流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啊啊  覺醒而想站立起來是否已經太遲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錦連〈第一鋤 / 守夜的壁虎詩集〉

        不遲吧!錦
先生。不過那戒嚴時期「反攻大陸」,「消滅萬惡共匪」,「解救大陸同胞」,「實行三民主義」等箝制思想的口號卻也不時在解嚴二十年後的今日,依舊間歇地糾纏發作。這令人精神衰弱的荒謬年代和騙局,可以無聲息的全盤掩蓋嗎?如今,這些口號的始作俑者及後裔們都躲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裙襬底。而總該有人出來對這段荒謬歷史給個交代吧!誰能安排台灣人民全面接受心理治療呢?難道荒謬是一種真理?

        
人一向受政治和歷史宰制,文學關心人,自不能自外於政治及歷史,文學深切反省歷史,而過去和現實所編織的生命之網,詩、文學和藝術都應為未來去衝撞這羅網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期待歷來的這些政棍,把國家定位,反攻大陸的歷史問題說清楚是很困難的,因為他們對一切都深感興趣,唯對真實置之不理,虛應成為常態,讓荒謬成為真實。至於真理,這已是集體始終一直不去發現、追求的狀態!也是人類世界因私利沈淪的緣由吧!

        詩人經常受傷,但不輕易死亡。詩用暗喻接近光明,詩人透過奇想述說呈現真實,政治用冠冕口號粉飾黑暗,政棍用私利包裝虛假。許多人並不察覺這一切,即使察覺了,有些人仍因既得的私利而泯沒勇氣,終致合污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正的詩比起政治和歷史更趨近真實。


 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